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三章 ICU
字体设置
    ICU又名重症监护室,是重病、垂死的病人所在的观察病房。这里又被一些业内人员叫作鬼门关,能够活着从这里出来的人,都算是在鬼门关上闯了一趟。

    彪姐的各项生命体态还算稳定,毕竟是成神者的体魄,哪怕从九楼直接跳下来、也只是身受重伤,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何小天与梅三难站在ICU的外面,透过玻璃看着病床上昏迷的彪姐,心底不是滋味。

    “彪姐……为什么不动手呢?”何小天对这件事感到莫名其妙。

    他的战力算是比较顶尖的,多次的交手让他颇有信心。然而依然有几个人让他感到害怕,白叔夜是一个、曙光是一个,而彪姐也是其中一个。

    对于彪姐的战力,他虽然谈不上清楚,但也敢肯定——彪姐若是打起来,绝不会受到这么严重的伤。

    “这件事,说来话长。你应该知道,彪姐当初被医院认定为死亡,然后被匆匆下葬。”

    “之后虽然复活了过来,但他老公却已经跟别人结婚了。彪姐大闹婚礼现场的事情,网上铺天盖地都是。”

    “虽然彪姐没有再继续纠缠,但她也舍不得自己的亲生孩子。她前夫一家居住在那栋楼的803,所以她就买下了楼上的903自己居住……”

    何小天听得目瞪口呆,叹道:“彪姐原来……还有个孩子……!”

    “没错,彪姐当初是难产而发生的意外,好在孩子保下来了。”梅三难叹息道。

    “我明白了,彪姐是不希望楼上的打斗声惊到孩子……所以果断跳下九楼,借此引起大家的注意……逼迫那群人迅速离开……”

    何小天将拳头攥得嘎吱响,彪姐向来直爽、坦荡,对他也很好。这个仇,他一定会报!

    旁边,有一些病人家属跟何小天一样,都在这里守护了很久。他们的家人也暂时在重症监护室里,尚未脱离危险。

    家属们心情急迫,竟是各显神通。有的祈求菩萨保佑、有的对着十字架祷告圣主降临,仪式也是五花八门。

    有一位十三四岁的小男孩歪歪扭扭地画了一幅画,贴在重症监护室的玻璃上。

    何小天歪头过去一看,画上是左右两个手持武器的神,分别写着“秦琼”和“尉池恭”。

    “你画门神贴这里,是啥意思呀?”何小天好奇地问道。

    小男孩正色说道:“这是门神、又称门卫,他们把守鬼门关、不给钱就不准进。我姥爷没带钱,所以进不去,只能乖乖回来。”

    何小天大为惊讶,拍手叫绝!

    随即,他也借了一张纸和笔,唰唰唰画了一幅画。

    只是相比起来,何小天的画更加的抽象、更加的扭曲,更加的让人捉摸不透。

    小男孩站在一旁看着,问道:“哥哥,你画的……这是什么?”

    何小天咧嘴一笑,说道:“这是常山赵子龙!”

    嘶~小男孩倒吸一口凉气,你家的常山赵子龙,是这款式的?

    枪是扭曲的、脸是扭曲的、马根本就不像马,这特么谁认得出来啊!

    小男孩问道:“哥哥,这赵子龙是个什么意思?”

    何小天正色回道:“常山赵子龙,鬼门关上七进七出。给你姥爷贴上,你姥爷就有七条命。今天用了一条,还剩六条。”

    嘶~小男孩崇拜地眨着星星眼,这是人才啊!

    梅三难抿着笑意问道:“你的小脑袋瓜里,到底都装了些什么呀?”

    “知识和问题,”何小天注视着她,一本正经地说道:“还有理(你)。”

    梅三难???

    这……算是表白吗?……表白这么直接的吗?

    孙婆婆还在世的时候,曾经跟梅三难打趣说道:“未来属于她的那个男人,会是一个不慎侵犯过她身体的男人。”

    孙婆婆的预言百试百灵,但梅三难却一点儿都没放在心上。她自认为自己战力非凡,也曾经有过军队短暂服役的履历,单打独斗之下能胜过她的确实不多。

    尤其是有了神迹天赋之后,就根本不会有这种人出现。

    然而,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她鬼使神差地去到了高丽群岛,又莫名其妙地陷入异兽大潮中……最后还……被眼前这个男人不慎……侵犯了……

    难道这就是缘分吗?

    梅三难的脸蛋有些绯红,她低着声音问道:“抛开知识和问题,能不能详细说说另外一个?”

    何小天严肃地说道:“你说理(你)啊,哲学家曾经说过,理(你)应该去除一切虚幻的伪装、除去一切包裹的外套。理(你)应该是赤身果体的存在,纯净无瑕……”

    梅三难???

    “流氓!”梅三难呵斥一声,转身红着脸跑开了。

    何小天愣了愣,他怎么就流氓了?

    学术,明明是很严肃的话题呀。

    过了半晌,他才忽然想明白——这特么好像确实不对呀!

    南方人大多数都有些‘n’‘l’不分,再重新代入回去看看之前那些话,这误会闹大了呀!

    何小天喜欢梅三难吗?喜欢,从第一眼见到时,就已经喜欢上了。

    但这不是他想要的告白啊!

    “拆台值+20”

    “……”

    ???

    哪里来的拆台值?

    躲在洗手间里的梅三难捧着冷水洗了一把脸,冷静了半晌后,这才想明白何小天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人家说的,是理、而不是你啊!

    她是又笑又气,弄得脸庞都有一些扭曲。笑的是自己误会得好像有些深,气的是……

    她也在等何小天的告白呀!

    可是,这小子怎么就那么不开窍呢?他明明口齿伶俐、见谁都能怼两句,怎么就……

    等不来那句话呢?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白皙嫩透的肌肤吹弹可破,自从成神以后,无须任何护肤品和化妆品也能让自己的肤色越来越好。

    咯吱~洗手间的隔板门从内被推开,一位穿着护士服的女人朝着她笑了笑,也看向了镜子。

    梅三难简单收拾了一下,推开门走了出来。

    何小天看到梅三难从洗手间走出,正准备走过去解释,又看到一位护士也跟了出来,这才顿了顿自己的脚步。

    他忽然发现一个细微的不对劲之处——这位女护士出门的第一眼,居然看向了彪姐的病房!

    这层楼有三分之一都是重症监护室,对医护人员的要求极高,普通的护理人员根本无法承担起这份工作。所以能够胜任重症监护工作的,不仅是精挑细选、还需要进修更多专业的知识。

    从这一点上来看,这位女护士的年龄似乎过于年轻了。

    同时,何小天还注意到另一个细节——她的手上是干的!

    几乎所有的医生、护士都有一个习惯,那就是洗手。而且一定是消毒洗手液洗手,这算是职业病了。

    可是这位护士居然没有洗手!

    这意味着,她有问题!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