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章 夜里看海(一)
字体设置
    支也瞪他一眼:“我又不是渣男,怎么能够随随便便找个小姐姐呢?”

    宋连:“得嘞,您歇着吧。”

    随着温度的不断升高,热气蒸得人脸通红,大约泡了四十分钟。

    她热得实在受不了,手脚并用的爬出温泉坑,坐在旁边的垫子上,取来浴袍盖住修长的双腿,湿发微微松散,黏在裸露出的后背上。

    他两只胳膊肘拄在温泉边,微微泛白的脖子稍稍上仰,性感的喉结染了许多密密麻麻的水珠。

    她偷偷摸摸往下看去,男人的胸肌线条优美,水下的腹肌若隐若现。

    戚九寒身段笔直,脸盘清俊,他的身材不属于肌肉特别发达的那种,而是恰到其处的刚刚好。

    他貌似接收到一束炽热的目光,轻阖的眸子于夜风下颤了颤,不用睁眼,也知道她在看着自己出神。

    平展的唇角不可抑制的上扬。

    蓦然,他张开双眼,撞进姜席夏认真端详的眼底,冷不防地问:“夏夏,你不是要回房间换衣服么?怎么还待在这里没动呢?”

    石头后面是明亮的地灯,幽幽的光映在她被热气蒸红的脸蛋儿上。

    女人肌肤胜雪,如出水芙蓉般清透。

    她一见他睁开眼,对上他黑不可测的眸子之时,心头突突直跳。

    瞬时间,她神情飘忽,口不择言的说:“我还有点热,想吹一下风。”

    “风?”他稀奇的看了下四周。

    这边都是高大的树木遮挡,风很少能够灌进来。

    她的小心思,他心中跟明镜似的。

    戚九寒并不拆穿她,而且还配合的弯唇轻笑,徐徐道:“夜风很凉,你先回去换衣服。等一会儿支也他们好了,我带你去喝甜酒。”

    “嗯,那我先回去换衣服。”

    说完,她便小跑着离开。

    支也不知哪会儿冒出来的,他裹着浴巾,满脸好奇:“小九,你跟她好了多久了?”

    他沉思了几秒,说:“有两个多月了。”

    他记得刚见到姜席夏的时候,她看到自己就紧张得厉害。

    “呵~”一忆起初见模样,他就想笑。

    支也像是被迫塞了一嘴狗粮:“小九啊小九,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想一年前支也刚认识戚九寒的时候,他还是位沉默内敛的少年,那时的他长得很白,头发微长,偏浅棕色。

    一双细长的黑眸犀利又温柔,整个人站在那里,扑面而来的少年感。

    如今再见,他模样未变,身上却多了些许坚毅刚硬的味道,人越发温柔,内敛的性子却依旧如初。

    “行了,支也你别八卦了,我们赶紧去酒吧溜一圈吧!时间不早了。”刚从温泉爬上来的宋连催促到。

    “好。”两人同时出声。

    *****

    这里的酒吧跟外面没什么太大的区别,杯红酒绿,灯光黯然,男女群舞,乐不思蜀。

    但硬要说一说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浣仙居的单身女生居多。

    她换上一条白色吊带长裙,裙边罩着层层叠叠的薄纱,腰间收紧,露出不堪一握的纤细腰肢。

    比起她的精心装扮,他们三人的着装就显得平平无奇。

    他牵住她的小手,附在她耳畔轻声叮嘱:“等一下你少喝点酒,不要醉了。”

    “嗯,知道啦!”姜席夏偏过头,甜美一笑。

    支也嘴上说着不勾搭小姐姐,可到了这里,他就管不住自己的那双腿,屁颠屁颠在酒吧各处搜罗漂亮的小姐姐。

    宋连人老实,他和他们坐在吧台喝酒,于尽头一端睥睨着嗨翻天的人群。

    旁边的两人正悄悄地你侬我侬。

    他望着她,语气温柔敦厚:“好喝吗?”

    她举着手中的酒杯,十分认可的点头:“很好喝,里面有淡淡的草莓味。”

    他好笑的瞧着她,慢吞吞的继续说:“只有草莓味?”

    她眼微微向上看,秋波流转,“貌似还有香槟的味道。”

    “嗯,猜对了。”他按了按她的头,回首看到宋连只身一人走开,远处的角落有人聚集,看情况有些不对劲。

    他回头对她说:“你在这儿等我一下,我去看看宋连他们。”

    “好。”

    她望着那抹背影慢慢消失。

    这边的酒度数都很高,她只喝了小半杯,就有点不胜酒力。

    她乖巧的等了很久,也不见他回来。她只好望着泱泱人群,手扶着吧台跳下吧椅,朝着那一片片的人海,融入其中。

    而戚九寒此时正在卫生间照顾喝多的支也,他勾搭女人不成反倒被灌酒。

    宋连无可奈何的挡在门口。

    “你说你,勾搭个女人还能撞到有男朋友的,我真是服了你!”要不是宋连眼尖,指不定他还要被暴打一顿。

    支也笑呵呵的抬起头,一把推开扶着自己的戚九寒,两眼看了看外面,吐字不清的问:“小九,你、咦?你女朋友呢?”

    “夏夏……”他怎么把她给忘了。

    这一等估计都过去半小时了。

    他把支也丢进宋连怀里,“你带他回去,我去找小夏。”

    宋连默默点头,看着他匆忙地跑出去。

    酒吧里,她挤在人群中,看到前面有个人穿着白色的卫衣,姜席夏误以为那是他,伸手就要去扯人家。

    然而她的手没碰到那人身体半寸,她就被人大力拽入怀里,她头磕到他的锁骨,硬硬的,有点疼。

    她哼哼的嘤咛一声。

    姜席夏喝的意兴阑珊,酒精弥漫上头,她暧昧的勾住戚九寒的脖子,眼前乜乜些些。

    她睁着醉眼看清来人,很突然的说:“小九,我想去看海。”

    “夏夏乖,我们明天去,今天先回去休息好不好?”

    “不行,我今天就想去!”

    说着,她就一头栽进他的怀里,软声撒娇:“小九,去嘛!”

    戚九寒轻叹几声,同意了。

    临走时,他搀扶住她,温声问:“你还能走吗?”

    “可以!”她打掉他的手,自己摇摇晃晃向电梯走去。

    车上,暖风开得很足。

    她脑袋枕在一边,双眼微闭。

    渑城的海边人很少,再加上已是深夜,更是没有什么人去玩。

    夜下的大海是深蓝不见底的颜色,月光倒影于海面,到处波光粼粼。

    她光着脚踩在冰凉的沙子上,海风袭过,酒劲吹散不少。

    她坐在海边,海水一浪一浪翻涌而来。

    戚九寒陪在她旁边,双手向后伸去。

    海边静谧,只有呼啸的海风。

    她忽然捧了一把沙子,哗啦啦洒在他干净的鞋面上。

    “你干嘛?”他无奈的问。

    她言笑晏晏:“无聊。”

    “无聊?”他挑眉反问。

    “嗯!”姜席夏调皮的用沾满沙子的手,摸了摸他的脖子。

    “夏夏,别弄我脖子,很痒。”他抬手扑落颈间的沙粒。

    姜席夏存心戏弄他,待他擦完就又摸一下,如此反复不下三次。

    任凭他脾气再好,也有点受不住。

    戚九寒蓦然扯过她,双目微睁,低声恐吓道:“夏夏,你再往我身上弄沙子,我可要生气了!”

    都说酒壮怂人胆,说得是极好!

    她不仅没被他吓唬住,更是反手一巴掌落在他脑袋上,嚣张的问:“你敢生气?我让你生气、生气!”

    她一连拍了好几下。

    戚九寒好耐性磨灭干净,两手轻而易举的捉住她乱拍的手,望向她的面目森寒。

    他不由分说的把她打横抱起,一言不发地起身往车子那边大步走去。

    刚开始,姜席夏以为他是生气了。

    于是就缩在他的怀里不出声。

    直到他把车门反锁,并把自己塞进后车座的时候,一种强烈的、不安的预感猛地窜出心头。

    姜席夏跨坐在他身上,像滕蔓一样缠着他,小脸儿有意无意蹭着颈窝。

    今晚戚九寒被她撩拨得不行,暗暗深吸了一口气,说:“泡温泉的时候你就不安分,弄得我心神荡漾,现在正好四下无人,我们不如在这里试一试?”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