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9章 :你这是要抗旨?
字体设置
    两天后,皇帝忽然收到一封从上京送来的加急密函。

    他看完信中内容后,震怒不已,直接就把旁边放着的茶盏给摔了。

    “岂有此理!他们这是反了天了!”

    屋内伺候的众人被吓得面色煞白,齐刷刷地跪了下去,心中惊惧不已。

    过了好一会儿,皇帝才稍稍冷静了些。

    他命人将地上的碎片收拾干净,沉声说道。

    “去把昭王叫来。”

    片刻后,李寂坐着轮椅出现在了皇帝的面前。

    李寂一进门就察觉到屋内的气氛不对劲,所有人都低垂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样子。

    而皇帝则坐在矮榻上,眉头紧锁,面色沉凝。

    他见到昭王来了,脸上神色稍稍放缓了些。

    李寂见过礼后,问道。

    “陛下忽然传召微臣,可是有什么吩咐?”

    皇帝现在没心思跟他话家常,开门见山地说道。

    “朕刚才收到密函,得知南方的水患出了变故。

    朝廷派去赈济灾民的钱粮被一伙山匪劫走,而负责检查各项赈灾事宜的两位御史不幸被山匪杀害。

    现在从南方传来八百里加急的密函,因为水患严重的关系,已经有很多灾民流离失所。

    若再不派发钱粮赈灾,恐会生变。”

    最后四个字,被皇帝特意加重语气,竟透出几分杀伐之气。

    他显然是已经动了杀心。

    屋内伺候的众人都被吓得瑟瑟发抖,生怕皇帝会一怒之下牵连其他人。

    自古以来,民间造反多以流民为主。

    因为流民既没有田地也没有正经的户籍,他们无法靠正常手段养活自己,每天都在挨饿受苦,心中自然充满怨气,极易被有心之人鼓动。

    皇帝口中的生变,指的就是这一点。

    一旦流民被人鼓动开始闹事,整个南方都会跟着乱起来。

    李寂自然也知道这一点。

    他平静地问道:“陛下希望微臣怎么做?”

    皇帝沉声道。

    “朕已经派人传信回上京,让太子想办法筹钱,然后由他亲自押送钱粮前往南方赈灾。”

    李寂颇为诧异。

    他没想到皇帝竟然舍得让太子去南方吃苦受罪。

    要知道太子从出生时开始,就备受宠爱,是众星拱月般的存在,从小到大都是锦衣玉食,从未吃过一星半点的苦。

    皇帝看出他心里的想法,苦笑道。

    “朕自然是不舍得让他去外面劳累奔波,可赈灾之事是由他一手操办的。

    如今出了这么大的纰漏。

    如若他还躲在皇宫里不露面的话,岂不是会在群臣和百姓们心中留下一个无能怯懦的印象?

    朕也是为了他好。

    让他出去吃点苦,他才能更快地成长起来。”

    他虽然不指望太子能有多大的出息,但至少也不该是个无能怯懦的性子。

    李寂对此不置可否。

    以他对太子的了解,太子未必能体会到皇帝的良苦用心,说不定还会在心里更加怨恨皇帝。

    但这些都跟他没关系,他不会多嘴。

    皇帝看着他道:“太子从未出过远门,对外面的世界完全不了解,朕希望你能陪他一同前往南方赈灾。”

    李寂没有说话,只垂眸看着自己的双腿。

    皇帝见状,语气非常无奈。

    “朕知道你现在双腿有疾,不便出远门。

    朕也是没办法了,实在是找不到其他更合适的人,只能让你帮这个忙。”

    李寂:“朝中人才济济,陛下何必非要让微臣这个残废去办这个差事?”

    皇帝知道瞒不过他,坦然说道。

    “因为朕怀疑朝中有内鬼,有人里通外贼,劫走了赈灾用的钱粮。

    朕不知道内贼是谁,万一选中的人恰好跟内贼有关联,岂不是连第二次赈灾的钱粮也要被劫走?

    说不定连太子的安危都会受到影响。

    现在朕谁也信不过,朕只能相信你。

    你应该不会让朕失望吧?”

    皇帝用充满期待的目光看着李寂。

    朝中派系林立,各派之间的关系更是错综复杂。

    唯有昭王李寂是刚从边关回来的,没有牵扯到派系争斗之中。

    且他性情古怪,在上京城没有一个朋友,大家都对他敬而远之,看到他都恨不得绕道走。

    他孑然一身,干干净净,自然就成了最好的人选。

    李寂却道:“微臣恐不能担此重任。”

    皇帝皱眉,似有不悦。

    “你这是要抗旨?”

    李寂:“太子是未来的天子,是陛下钦定的储君,微臣却只是一介废人,实在是没有能力保护他的安全。”

    皇帝:“此事无须担心,朕会将虎啸营的调令交给你。

    你可以随意从虎啸营中调取将士。

    有他们沿途负责保护你们的安全,想必不会有事的。”

    虎啸营是上京城三大军营之一,原本是由枢密院管理,专门负责纠察百官,职权非常重要。

    李寂又问:“万一太子身边出现内贼,微臣该怎么办?”

    皇帝想也不想就道:“自然是杀无赦!”

    李寂:“可要是太子不愿意呢?”

    皇帝想说太子怎么可能不愿意,但转念一想,万一太子受人蛊惑呢?

    以太子的性情,这也并非是不可能出现的事情。

    于是皇帝沉吟片刻,命人取来一柄宝剑。

    “这是先帝赐给朕的宝剑,名为鸿钧。

    鸿钧之世,天下太平,这是先帝的期盼,也是朕的期盼。

    你执此剑,如朕亲临,谁若敢阻你,杀之即可!”

    侍立在旁的吴忘听得暗暗心惊。

    皇帝不仅把虎啸营交给了昭王,还把鸿钧剑也送给昭王,并许了昭王先斩后奏的权力。

    这般信任,已经超出了正常范围。

    原本吴忘还对外面那些谣言将信将疑,如今看来,也许谣言是真的,昭王真有可能是皇帝的私生子。

    不然皇帝怎么可能会这么信任他?

    李寂双手接过鸿钧剑。

    “陛下如此看重微臣,微臣自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皇帝见他终于肯接下这桩差事,心下一松,温和道。

    “死而后已就不必了,朕要你和太子都平平安安地回来。”

    李寂回到住处,随手将鸿钧剑放到桌上。

    他对花漫漫说道。

    “你去收拾一下,立刻随本王回京。”

    花漫漫一惊:“现在?”

    不等她反应过来,李寂又接着问道。

    “本王要和太子去南方办点事,你是留在王府等本王回来,还是随本王一块去南方?”

    花漫漫:这还用想吗?当然是留在王府里当一条快乐的咸鱼呀!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昭王打断。

    “你那么倾慕本王,片刻也不愿离开本王,想必你是要跟着本王一块去南方的,嗯,本王允了。”

    花漫漫:???

    ……

    新书期间,需要大家多多投票留言支持,早安么么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