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八章 年代文里的倒霉蛋(14)
字体设置
    30米?那不就是自己的妹妹吗?果然这个东西还是没死心,想要获取自己妹妹的气运。他只觉得怒从心头起:“我不是让你离开了吗?给我滚开!”

    系统继续在脑海里机械地提醒着他,时深咬牙只当做没听见。

    时浅起床的时候就看到时深眼圈一圈都是黑的,忍不住问道:“哥你昨晚没睡好吗?”

    时深要不断忍受脑海里的声音,有些头痛欲裂,朝着时浅摆摆手:“等会说。”

    时浅洗漱完了,帮着时深将饭菜端上了桌子,两个人吃着早饭,一向吃饭时沉默不语的时深,突然开口问道:“白蕊那么失态,是不是因为你夺了那个藏有系统的镯子?”

    时浅一口粥呛在了嗓子里,随后有些失态的抬头看向时深:“你怎么知道?”

    果然如此。

    而此刻脑海里响起了警铃声:“警告警告!系统的秘密禁止外泄!否则即将处罚。”

    时深充耳不闻,下一秒时深眼眸一缩,脑海里明显里看到一道闪电直劈自己,但是现实里自己坐的好好的。但是下一秒自己安然无恙。

    他眼眸一闪,他好像找到了原因。

    “那个系统他找到了我,还要求我选取一个人收取气运。”

    伴随着这句话,时深能够感觉到系统的气急败坏,但是却无可奈何,他心里立马有底了。难怪这个系统昨天拼命诱惑着自己签订契约,只要签订契约,它就能制衡自己,控制住自己。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被迫停留在他这里,它无法命令自己。

    明白了这一层,时深立马松了一口气,至少妹妹不会有事了。

    时浅没想到兜兜转转,系统居然跑到自己哥哥身上,她顿时有些失态:“你没做什么吧?”

    时深将自己的猜测说给了时浅听,时浅立马了解了,这个气运系统需要靠着媒介生存,而因为时浅,它自己系统也出现了问题,所以急需要气运修复,逃不出去时家,所以只能选取一个宿主,而时深就成了这个选择。

    一时间,时浅觉得很是好笑。

    “倒是你,你怎么知道这个系统的。”

    说完了系统的事情,时深正色的问道。时浅自然不能全说,于是含糊的说那次自己饿晕了之后,就开始不断做梦,梦里梦见自己死了,灵魂却停留在白蕊身边,听到了一切,看着她靠着自己的气运走上了人生巅峰,而哥哥因为救自己死了,还被揭穿了去黑市的事情。

    再想起自己那次去换米回来,时浅不对劲的脸色,时深立马就信了。

    一想到若是让系统和白蕊得逞,梦里的结局就会发生,时深只觉得怒从心起。

    怕时深一激动之下做出什么,时浅连忙劝说道:“哥,现在白蕊失去了这个系统,我们看着她倒霉就行了,这个年代快要变化了,快要恢复高考了,哥,我们接下来要开始好好复习了,争取早日离开这个地方。”

    “好。”时深点了点头。

    时深和时浅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般,沉默在田间地头早出晚归,正如时浅所说,她没有再倒霉,不但如此,她的好运气好像一点点回来了。这些本该属于女主的好运一点点回到了她的身上。

    相比较时浅的顺利,白蕊却过得很不顺畅,没有了时浅这个气运提供者,她虽然不倒霉,但是想要和以前一样事事如意,却是不可能了。

    白蕊享受过了这种好运,自然不甘心,所以时浅好几次都能看到白蕊阴恻恻看向自己的眼神。时深也看到了,不由得很是担心:“以后下工的时候你等等我,我总觉得白蕊不怀好意。”

    时浅捏了捏手指:“我可不怕她。”

    但是时浅倒是没想到白蕊的反扑来的那么快。

    这天时浅做完了分配给自己的活,和一群小孩子割完了草。准备去抓点东西给自己和时深开开荤。就见一个小孩子蹦蹦跳跳的过来:“时浅姐姐,时浅姐姐,楚知青回来啦!让你到村口去接他一下。”

    时浅愣了一下,将草篮子递给了小孩子:“那你把这个带回去,我过去看看。”

    路走到一半,时浅突然意识到不对,楚寒禹的确这段时间就要回来了,但是他绝对不会让自己去接他,更不会叫一个小孩子过来传话。

    所以是谁?

    第一个浮现在脑海里的就是白蕊。

    她一开始没有怀疑,将工具交给了小孩子,现在真是失算了,她四下看了一下,找到了一根还算粗的木棍子。握在手里掂了掂,确定还不错,才继续往前走。

    现在正是上工的时候,到村口有一段荒无人烟的小径,根本没什么人。时浅眯了眯眼,一个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哟,楚知青的名义果然好使,这不是来了吗?”

    一道流里流气的声音从不远处的山坳处传来,接着就看大概四五个人朝着时浅走了过来,领头的人是白家人,白国强。是个不学无术的地痞流氓,是白蕊一个三伯伯家的儿子,当初时家抄家,白国强的父亲可是出了很大的一份力。

    而白国强在害死时深这件事情上也是功不可没。

    想到这里,时浅的眼眸深邃了几分。

    “怎么是你们?”

    时浅沉声问道,一听这话,几个人果然笑起来了,白国强伸手点了点时浅:“你欺负我们白家人,还问我们?你也不瞧瞧,你们这些外人吃住都得靠着我们白家人,哪里来的底气和我们白家人叫板?不就是一个镯子吗?居然让我们白家人丢了那么大一个脸!看来不教训教训你是不行了。”

    “老大,你别说,这地主家的小姐瞧着就不一样,细皮嫩肉的,要不......”说完还迫不及待的搓搓手。

    白国强上下打量了时浅一眼,眼神里流出淫邪的目光:“你倒是说的有道理。”

    见时浅沉默不语,他嘿嘿一笑:“其实想要我们放过你也很简单,给我们睡就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