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自食恶果
字体设置
    “看我不叫姑母撕了你这小贱蹄子的皮!”

    苏承楹眯着眼看着赵倩,好似一只狡黠的小狐狸,听到此话,一脸忌讳莫深道:“郡主这话可不能随便乱讲啊!皇后娘娘贤良淑德,垂范天下,怎么可能为了这起子没根没据的事情而去徇私呢?”

    “苏承楹!”赵倩咬牙切齿道。

    “和敬郡主,我在。还有,你我品阶相同,为表天家尊荣和敬郡主也请唤我一声郡主。”

    “你也配!”赵倩突然靠近,伸手想把苏承楹推下去。

    苏承楹瞅准空当,微微一侧身,完美的避开了赵倩。

    而赵倩因为惯性直直的落了下去。

    “噗通!”

    水花四溅,赵倩瞬间成为一只落汤鸡,在水里死命的挣扎着。

    不过,更让她惊慌的是......

    芦苇动了动,黑影向她靠了过来。

    “别过来!”

    “别!咳!”赵倩猛呛几口水。

    水里的男子却狠狠的给了她后颈一下,叫她直接晕了过去。

    岸上,香儿也没闲着,扯着喉咙喊道:“来人啊!来人啊!嘉惠郡主把我家小姐推下河了!”

    “来人啊!”

    “快来人啊!”

    听到香儿的叫喊,苏承楹蹙了蹙眉几乎要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眼花了。

    难道赵倩的目的不是推她下去暗害她?

    但很快,她便验证了自己的猜想。

    当人群慢慢聚拢过来,男子瞅准时机将赵倩抱上了岸。

    “小人程宁桃园管家张庆见过各位贵人。”

    香儿看见他怀里昏迷不醒的赵倩瞳孔骤缩,这才想起坏了事,狠狠的剜了张庆一眼。

    而张庆看见香儿也是心里咯噔一下,这是刚刚给她递金裸子叫他办事的姑娘!

    怀里的好像是她的主子,这莫非....下错了手?!

    但张庆本就是混吃等死的无赖,随即便释然了。

    左右都是贵女,攀扯哪个不是攀扯?!

    金裸子都给了,他反正是不吃亏了。

    而且这些权贵最怕丑事张扬出去了,他以此为柄,后半辈子不用愁了。

    苏承楹则是一脸了然的用左手摸了摸下巴。

    原来是这种路数啊!

    把她推下水,再让张庆暗中潜伏,当着众人的面将她抱上岸来,坏了她的名节。

    办法倒是用了几分心思的,不过是自食恶果罢了。

    忽的,几分痒意从右手心传入。

    苏承楹侧眸,叶言安正站在她身后。

    “无碍?”

    叶言安在她的手心里写道。

    也幸亏做的袖袍宽大,旁的人看不到,不然又是一场风波。

    苏承楹目视前方,点了点头。

    “别怕。”

    叶言安又写道。

    苏承楹蹙了蹙眉,这是叫她不要反抗,直接承担下罪责吗?

    想要抽手,却被他紧紧握住。

    他的力道比之前重了些,一笔一划,满是认真。

    “我护你。”

    随即放下她的手,好似刚刚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

    香儿跪在叶言同面前,抢先在张庆这件事发作之前,先制苏承楹:“求太子殿下为我家殿下做主啊!”

    “我家殿下好心邀嘉惠郡主来这曦月池,却不料叫她推了下去!”

    “青天白日,你空口白牙胡说些什么?”叶言润皱眉。

    “我表妹柔嘉淑顺,平日里待人是最好不过了,与你家主子也没有过节。何苦推她下水?”

    香儿反驳道:“您是嘉惠郡主的表哥,自是向着她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