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45 旅人
字体设置
    不过后来那段时间的外挂和乱象。

    并没有影响到低分段玩家或者娱乐玩家的游戏体验。

    赵玉堂躺在床上,窗帘露出一条缝,外边璀璨的灯火拖拽成一条直线照在他的胸口上。他摸索着起身想要去拉,但看到外面壮丽的夜景后却又停住了动作,最后把枕头竖起来,半坐在被窝里。

    吊顶间的中央空调出风口徐徐散发着清新的凉气。

    白色的被褥柔软干爽,缩在里面有种住高级酒店的感觉。

    黑暗中他摸到手机,打开屏幕。

    社交软件一条新消息提示都没有,对赵玉堂来说,很多时候打开手机只是习惯,但其实并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的。

    赵玉堂的手机里只有一个QQ音乐,虽然网易云好像是16年火起来的没错,但这个时空的自己还是个没什么社交的土老帽。

    这层豪宅的wifi很快,网易云瞬间下载完成。

    他下意识的输入一首歌的歌名,但显示为空,他愣了愣,这才发现自己是在16年,瞬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可能是困了吧。”赵玉堂揉了揉一头乱发笑道。

    他还记得那首歌是2021年初,一部转生动漫的bgm,那部动漫的剧情他都不太记得了,但带给他的那种特殊的感觉却难以忘怀,每次空想共情的时候,都会不觉缭绕于耳畔。

    赵玉堂情不自禁的哼唱起来。

    一边哼唱,他一边点开了陈不尧的qq空间。

    微信其实在这个时候还属于“潮流人士”和“中年群体”的专属社交软件,介于其中的“普通人”还在用qq。这个时候陈不尧用得多的还是qq,之所以两个人用微信是赵玉堂个人习惯而已。

    别想多,赵玉堂用微信只因为简约,还有方便用钱。

    原则上说他的使用准则属于“中年群体”。

    浏览着陈不尧的空间,赵玉堂不禁有些好笑。

    因为他印象中的陈不尧,是多年后,那个成熟得像个小御姐的女孩,而不是现在这个素颜单纯的高中毕业生。

    其实几乎每个人回看自己青春阶段的空间动态,都会觉得异常羞耻,更别说赵玉堂这个无耻之徒肆无忌惮的窥探了~

    陈不尧虽然很漂亮,但其实这会她还意识不到自己的天生优势,空间几乎没有自拍,全是一些稀松平常的日常。

    【今天同桌让我给他起游戏id,差点被老师发现我俩传递小纸条,可恶啊!】配图是一张猫猫,时间是毕业那天。

    赵玉堂强忍笑容,继续往下翻。

    【同桌今天又睡了一上午!】这时候的时间就是高考前夕了。【早上我扯他的耳朵让他吃早餐,爸爸说过不吃早餐会得糖尿病。】

    【有人旷课了,班主任很生气。】

    【今天数学题好难,英语单词也格外长,历史单元让人头疼!总之······我也很不开心!明天我一定不给那人好脸色!】

    这两个动态是同一天发的。

    那个“有人”当然是赵玉堂了!

    赵玉堂想了想,好像那天自己通宵累得趴在键盘上睡着了,为什么通宵来着?打训练赛?不记得了。

    【今天知道,原来凌晨街头居然有那么多东西卖!我以为深夜街上都不会有人呢,真想看看深夜的街道啊,马上高考了,好期待大学生活,我一定要好好玩!】

    其实你后来上了大学也没在好好玩吧!

    赵玉堂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又好笑又羞涩。

    这条动态底下的评论:你怎么知道的?

    赵玉堂忍不住回复对方:是我和她说的。

    其实自己在从前的那个16年,根本没有看过陈不尧的qq空间,他是个很敏感的人。和朋友圈不一样,qq空间是有访客记录的。赵玉堂对感情这块拿捏得很死,他若是害怕被误会,就会敬而远之。

    那个时候的自己,敏感而自卑。

    但其实只要稍微留意,就会发现······

    自己在乎的人,空间里寥寥无几的动态几乎全是自己。

    赵玉堂终于把陈不尧的动态滑到了底。

    他关掉了屏幕,脸上的笑容愈来愈浓郁。

    他脑海中缭绕的那部动漫的bgm逐渐清晰,赵玉堂终于记得了那部动漫给自己的感觉——一个失败者重生到了异世界。

    对于常年呆在电脑前工作娱乐的人来说。

    时间真的只是个单位而已。

    若是沉浸其中,戴上耳机,无论窗外日月轮回,还是暴风降雪都一概不知。日复一日,月复一月,每年的除夕都会来的很快。

    很多年后,惘然回首,都不知那些时光是怎么过来的。

    赵玉堂大概是在那部动漫的主角身上找到的共情吧。

    那个主角前世是个肥胖的死宅,全年呆在阴暗的房间里玩着游戏,麻木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当然,设定是一定会让他转生的。

    后来,新生的死宅变成了秀气的男孩。

    他站在辽阔雄伟的群山之间,全新磅礴的世界向他展开怀抱。

    那个时候,这首《旅人の呗》就会扬起。

    改变个人的,永远是这个世界啊!

    死宅在新的世界里打开自闭的自己,变成一个受人敬仰的成功勇者,他跨过雪山与峡谷,终于在全新的世界里实现了自己。

    记不得细节剧情没错,但正是这种共情。

    镌刻在了赵玉堂的内心深处。

    正当赵玉堂在深夜里自我感动到几乎流泪的时候······

    他手机屏幕自动亮了起来。

    是陈不尧的微信电话!

    “说好要睡觉的呢!你怎么还在看我的空间!”

    赵玉堂挠头,果然你还是会看访客记录呢!

    仿佛陈不尧能听到赵玉堂内心独白似的。

    “不是访客记录!是······是你的留言!”

    “啊?那你不也是没睡吗?”

    “我······”陈不尧那边响起鼠标和键盘敲击的声音,这种独特的有节奏的声音很容易让赵玉堂想到wasd方向键和鼠标的配合。

    不过陈不尧这样的人设怎么可以打游戏啊!

    赵玉堂一票否决了内心想法。

    “我在那个,我在做ppt啦!”陈不尧傲娇道。

    “既然都睡不着,那就聊聊天吧。”

    “好哦。”陈不尧那边键盘噼啪作响。

    “你用的是黑轴?”赵玉堂问。

    “黑粥是什么?”

    “额。”赵玉堂一头黑线:“就是键盘型号。”

    “我也不懂哦······”

    “一般这种键盘都是用来打游戏的。”

    “我爸给我买的,对!我爸买的,他说这键盘很清脆。”陈不尧连忙辩解:“小赵你倒是很熟啊,这都听得出来。”

    赵玉堂果然是聊天鬼才。

    直接就把这天聊死了。

    其实陈不尧确实在打复生。

    她本来早就关电脑了,但洗了个澡游戏瘾又上来了,于是重新开电脑。现在她正往梨月港最高处爬去,那是一座长满红枫的高山。

    《复生》对她来说,就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从前她对游戏的认知还停留在男孩玩红白机上尔罗斯方块,还有页游上的4399小游戏拳皇之类,没想到游戏已经发展到了这种地步。

    进入了《复生》,就像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上她可以抛弃现实生活中的一切包袱——没有复杂的人际关系、没有令人厌倦的家庭争纷、没有学业的压力。

    在这里自己是全新的一张白纸。

    一切几乎都是未知的,梨月港只是这个世界的一个毫不起眼的角落。陈不尧控制着草莓泡芙在山间小道上奔跑,枫叶落下擦过她的发梢,周围静谧的丛林昆虫在低声吟唱。

    其实初入这游戏的玩家,心情几乎都和此时的陈不尧一样。

    憧憬、兴奋、忘我、激动·······

    两个人没有说话。

    赵玉堂哼着歌,在听着陈不尧键盘的敲击和呼吸声。

    陈不尧沉迷在枫叶飘落的山间。

    “小赵,你在哼什么呢!”

    草莓泡芙终于爬到了山巅亭子下。

    现实中的陈不尧代入感很强,跟着气喘吁吁起来。

    “一首歌。”赵玉堂如是说。

    “这个节奏我怎么没听过,是啥歌,我也去找找。”

    “找不到的。”

    “为什么?”

    “啊,因为······因为我也不记得歌名了。”

    “你唱给我听好不好。”

    赵玉堂老脸一红,这也太羞耻了吧?

    不过脑中的旋律让他忍不住开口。

    【恐れるなら山を越えて行け】

    战胜恐惧越过崇山峻岭。

    ······

    “你日语学的有模有样的嘛。”陈不尧笑道

    她脚下是灯火闪烁高楼林立的梨月港城区。

    更远处是平滑的海岸线,海浪温柔地起伏,目尽之处是一轮明月,月光在海面上如同璀璨的精灵一般跳跃。

    新手任务:登山完成。

    这是陈不尧的目标,做完这个任务就可以睡了!

    【さよならさよなら】

    再见吧!再见!

    【過ぐる日の私よ】

    过去日子里的我。

    【想像の上誰も立てぬ場所】

    想象中无人能够到达的场所。

    【慈しみ一つ恋しさを持てば】

    只要心怀仁爱悲悯。

    【手にする愛】

    便触手可及。

    ······

    “啊啊啊,太羞耻了。”赵玉堂捂着脸说道。

    陈不尧那边只有呼吸声。

    她看着远方,过了许久才说。

    “今晚的月光真美。”

    “是吗?”赵玉堂从窗帘缝隙看出去。

    果然,月亮很美,可惜的是城市光污染严重,看不到星星。

    两个人又是一阵沉默。

    “要不别挂电话?”

    “啊?为什么?”

    “我想听你的呼吸。”陈不尧默默道。

    “可能是呼噜。”

    “啊呀!就打着吧!我睡了!”陈不尧爬上床,拉起被子:“我要睡了哦,你不许说话吵我!”

    “晚安。”

    “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