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0、水腥虫、虫灾
字体设置
    安文照本来还想继续站在原地跟岳峥介绍情况,左顺德提醒:“安太守,既然岳峥答应了,我们边走边说吧。”

    “好。”安文照点了点头。

    不过他没有上马,而是牵着马与大家一起步行。

    洛雨琴悄悄传音:“这个安太守细节很到位啊,有些沛国的官员喜欢骑着马跟人说话,非常让人不舒服。”

    岳峥笑呵呵的传音回复:“在场的都是修士老爷,人人步行,左顺德修为还比他高呢,他好意思居高临下的跟大家说话?人家没那么傻…”

    安文照自然不会知道两人在传音交谈,他酝酿了一下便讲了起来。

    “事情还得从几个月前说起…”

    “不知道哪天开始,我们丹宁郡出现了一种水腥虫…我们从未见过此物种,只知道它生活在水里,稻田与水沟中都有它们的身影,杀死它后有腥味,干脆起了这么个名字。”

    “水腥虫会吃庄稼,也会袭击人,被蜇一下很疼,这都是无关紧要的,一般是只虫子都这样,一开始水腥虫数量不多倒还好,没出过什么事情…”

    “随着天气变热,也不知道是天气变热还是灵气滋养的缘故,亦是两者皆有之…水腥虫数量开始暴涨,个头、凶残程度远远超过之前的,问题也就来了。”

    “农民的庄稼被吃掉也就算了,关键是成群结队的水腥虫可以轻松猎食一个人类,事情已经发展到虫灾的地步,这就非常不妙了!”

    “上头令我以最快速度解决事情,否则别说乌纱帽了,我人头都可能难保…”

    “丹宁郡这边,我已经把绝大部分士兵派出去,用来消灭水腥虫,加上丹宁郡附近的太守派出的增援,还有修士相助,局面是控制住了,可水腥虫就是杀不光。”

    “这玩意儿简直比野草还能长,杀一批又迅速长出一批,而且荤素不忌,什么都吃,连自己同类尸体也不放过…这使得我们无论怎么消灭它们,它们数量还在缓慢的增加。”

    “虽说布置一些阵法可以保护百姓,但是却保不住庄稼呐!更是保不住整个丹宁郡啊!整个丹宁郡有17个县,已经有一半的县遭受虫灾。”

    “我就怕最后从咱们丹宁郡扩散出去,祸害周边的郡县,甚至扩散到整个沛国…”

    安文照说到这里,笑容中多了几分苦涩与焦虑。

    “水腥虫…”岳峥咂摸了一下这个名字,“水腥虫是怎么出现的啊?有没有天敌?”

    安文照摇摇头:“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发现任何生物是它的天敌…至于水腥虫是怎么出现的,这就是我们来凌霄派遗迹的目的。”

    “这还跟遗迹有关?”岳峥很纳闷。

    “是的。”左顺德接过话茬子,“当初,四方道观的弟子进入凌霄派遗迹,有一人不顾同门百般劝阻,打碎了一块巨大的山岩,触动了一个空间坍塌…”

    “他们本来以为必死无疑,哪知那一处的空间坍塌范围很小,仅仅让他们受了点伤,然后有大量的水腥虫从空间坍塌里面出来了…我怀疑那根本不是空间坍塌,而是空间缝隙!”

    “水腥虫可能来自另外一个世界,或者说,水腥虫原本被封印在某个独立空间里,是数千年前某个修士圈养的东西…而今,从空间缝隙里面跑出来了!”

    “四方道观弟子们逃出来后,发现那个不听劝阻的弟子消失了,毫无疑问,该弟子自知闯下大祸,畏罪潜逃!”

    “我们这次去遗迹里,就是缉拿这名犯事的四方道观弟子!”

    待左顺德说完之后,岳峥忍不住撇撇嘴:“抓住元凶又如何?能解决水腥虫吗?有这功夫还不如去消灭虫子…”

    “我也有难处啊!因为需要给所有人一个交代——上至当朝天子,下至黎民百姓,所有人都要一个交代!”安文照的语气很郑重,也很具责任感。

    他想了想,又作了些补充:“当然,若是能在凌霄派遗迹里面找到什么药方啊水腥虫天敌啊…那便最好不过了。”

    左顺德微微颔首,对此很赞同,附近的人亦是如此,似乎没觉察出什么不对的意味。

    一些修为低的散修,直接开始拍马屁:“安太守有心了”、“安太守真是一个好官呐”、“这次虫灾一定能被安太守解决的”…

    唯独岳峥例外。

    他微微眯起眼,已经嗅到了安文照身上的官场气息:所谓的交代,其实是当局面发展到对他最不利的时候,把元凶推出去,来一个“将功补过”。

    而说到不利的局面…只怕那个时候,整个丹宁郡已经沦陷在水腥虫的魔爪之下了吧。

    还好目前时间算充裕,先去抓捕罪魁祸首,抓到了那便最好,要是没抓到同时虫灾也没解决,可以找借口离开,去帮忙消灭虫子…毕竟,受苦受难的还是底层老百姓。

    道之大者…算了,自己口嗨,含着泪也得嗨完…

    他没去跟众人解释什么,真要是点破了,岂不是当众打安文照的脸?而且人家未必会觉得他说得有道理。

    洛雨琴觉察到了他的异样,传音问道:“你咋了?干嘛突然板着一张脸?”

    岳峥回复:“也没什么,就是有点…呃,怎么说呢,就是有点惆怅…”

    他把自己的想法,通过传音告诉了洛雨琴。

    洛雨琴传音回复:“这个安文照还算不错了,至少有所行动,缉拿元凶只不过是为了自己乌纱帽而已,我见过有些沛国官员无作为不说,反而还欺压百姓。”

    岳峥:“后来呢?那些狗官下场如何?”

    洛雨琴:“我哪知道啊?我又没关注那么多,大概被摘了乌纱帽,或者被斩狗头了吧…当然,也有可能官官相护,最后从容脱身。”

    岳峥:“你这不跟没说一样吗…”

    洛雨琴:“我本来就说我不知道嘛…”

    两人传音瞎聊的这会儿,众人已经来到了凌霄派遗迹附近…

    安文照没有继续往前走,而是让随行的几十个士兵安营扎寨,搭建一个小型据点——所需的东西诸如铲子、绳索、锯…全都是从他储物袋里拿出来的。

    至于石头什么的,则是就地取材,既方便又便宜。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