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五章同窗好友
字体设置
    裴朗在宋府门口难过了一会儿,最终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哼!既然捂不热宋颜,那就不捂了。自己够有诚意的了吧?宋颜这幅油盐不进的样子,也没什么辙。

    倒不如好聚好散,反正自己也尽力过努力过。

    裴朗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于是跨上马便要打道回府。

    好巧不巧的就碰见了正好回府的宋怀远,宋怀远看见裴朗诧异了一瞬便立刻翻身下马给裴朗行礼:“臣参见昭王殿下。”

    裴朗刚刚在宋怀远女儿那里吃了瘪,因此对宋怀远也不怎么热络了:“宋大人起来吧。”

    宋怀远见裴朗态度淡淡的面上隐隐还有些不高兴的样子便小心翼翼的问:“殿下来寒舍这是?”

    裴朗一听见这个就生气,他淡淡的道:“表妹帮母后挑了几匹做衣裳的布匹,我送她回来。”

    宋怀远听了这些本来是高兴的,但见裴朗面上并无喜色心下也是揣揣:“实在是劳累殿下了。我家阿颜没给殿下添什么麻烦吧?”

    裴朗依旧表情淡淡的:“不曾,我还有事,大人自便吧。”

    说罢裴朗一夹马腹,也不等宋怀远说话便走了。

    宋怀远站在原地思衬了一下,看裴朗这个样子应该是不情愿的,想来是皇后逼着裴朗和宋颜接触的,但他还是想找宋颜确认一下。

    于是刚刚回了摇月馆的宋颜就接到了宋怀远让她去书房的信儿。

    宋颜一个头两个大,无奈只好去书房见宋怀远。

    宋颜硬着头皮刚一进去就怔楞了一下,她第一眼注意的不是宋怀远,而是宋怀远身旁站着的少女。

    那少女模样与自己的亡母景和公主模样足有六七分相似,而这一身的穿戴打扮风格更是与景和公主一般无二。

    宋颜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少女,眼里飞快的闪过一丝晦暗不明的东西。

    没想到才这么短短的一段时间,就被宋怀远放在身边了。

    宋怀远见宋颜直勾勾的盯着苏冶容,于是便轻咳了一声:“冶容,你先下去吧。”

    苏冶容福了福身应了一声,便施施然的出去了。

    苏冶容出去之后屋子里只剩父女两人,宋怀远指着书桌侧面的椅子:“你坐下。”

    宋颜闻声而坐,随后似是无意的道:“刚刚那位,就是父亲前些日子带回府的那个卖身葬父的姑娘?”

    宋怀远握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顿,随后慢条斯理的把茶杯放在桌子上,沉默着并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宋颜。

    宋颜看着宋怀远波澜不惊没什么变化的脸色便直视着宋怀远的眼睛继续自顾自的道:“这女子,倒是与我母亲有几分相像,父亲若收了房,真也是缘分。”

    宋怀远终于把目光转向宋颜:“你倒是。”宋怀远顿了顿,压低了声音:“审问起你的父亲来了。”

    宋怀远有些恼羞成怒,苏冶容像谁,全府上下暗地里心里都跟明镜一样,但是没有一个人敢说。就连乔氏也没有敢把这层窗户纸捅破,因为宋怀远年轻时被景和公主捆绑的死死的,自己本来可以封侯拜相,有更好的前程。

    却因为景和公主看上了自己执意要嫁,婚后把自己当物件宠物一样看的牢牢的,硬生生折断了自己的翅膀禁锢在她身边。

    从此在提起宋怀远来,人们最先想到的却并不是当初那个胸怀远大才气逼人的少年才俊,而是景和公主的驸马。

    因此宋怀远最听不得关于景和公主的人和事,所以当初景和公主一死,他就立马搬出了景和公主府,搬离了那个让他窝窝囊囊地方。

    自此那么多年一来府里没人敢提关于景和公主的一个字,不过他也因此触怒了皇帝。要不是皇帝顾念自己姐姐留下来的骨肉,也就是宋颜。

    宋怀远早就不知道被撵到那个穷乡僻壤当官儿去了。

    因此宋颜只是稍微提了一下宋怀远就当场恼羞成怒起来。

    宋颜见宋怀远这幅样子有些可笑,既然不想提自己母亲,那为什么还要留下苏冶容呢?

    宋颜垂下眼,压住眼底的讥讽之色:“我怎么敢。”

    宋怀远见宋颜低头认错,理智渐渐回笼。他这才想起了自己叫宋颜来是有正事儿的。

    宋怀远不自然的咳了一声:“是为父的不是。”

    宋颜抬头看了宋怀远一眼:“是女儿多嘴。”

    父女两人的冲突就这么莫明其妙的化解了,两人都很有默契的没有在提这件事。

    宋怀远又恢复了一幅慈父的模样:“方才我回来,在门口恰巧碰见了昭王殿下。”

    宋怀远一边说一边注意观察宋颜的脸色有没有什么变化。

    宋颜心里一咯噔,没想到这两个人居然碰见了。她知道宋怀远察言观色的习惯,所以面上没有一丝破绽。

    宋颜点了点头:“今天帮舅母挑了些布料做衣裳,昭王殿下便顺路送我回来了。”

    见宋颜和裴朗的说法如出一辙,宋怀远也不疑有他:“原来是这样,只是我瞧着昭王殿下走的时候似乎有些不太高兴,不知是何原因?”

    宋颜当然不能实话实说了,她沉思了一下回答道:“没有吧,昭王殿下一直是那副表情来着的。”

    宋怀远心下已经确定裴朗和宋颜接触只是迫于皇后:“那这些日子你与昭王殿下相处的如何?”

    宋颜眼底一丝苦涩一闪而逝:“父亲,昭王殿下,对我并无亲近之意。父亲还是别再,费心劳神了。”

    果然,权势对于宋怀远来说,还是最重要的。

    宋怀远沉思起来,宋颜说的并不无道理,要是执意把裴朗和宋颜凑成一对儿,虽然说有皇后压着,但毕竟裴朗才是主要的。

    明眼人都知道,裴朗是最有希望成为太子的。要是把两人强凑到一块儿,万一适得其反,到时候裴朗说不定会出手报复,那不就得不偿失了吗?

    风险太大了,宋怀远从来都是个谨慎的人,因此便打算退而求其次。

    “眼下秋闱已完,你弟弟也不日就要回京了。他的有一个同窗好友,在秋闱中遥遥领先。长的也是一表人才,是难得的青年才俊。等回了京会试的时候你见一见吧。”

    宋怀远不打算让自己的儿子日后求一个不上不下的闲散官职,打算让宋致走科举之路,因此便咬着牙狠心让宋致从自己的老家从乡试一层层的考。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