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人在囧途
字体设置
    东风吹,万鼓雷!

    工程学院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系花要毕业了!

    这是洛心似自己说的,其他人面带难色,微笑点头,被迫同意以上说辞。

    内心腹诽如下:

    东风吹,万鼓雷!

    工程学院人见人怕,花见花蔫,车见车爆胎(嗯这句勉强可以用,这家伙是连系主任的豪车都敢放气的姑娘,车见车爆胎是真的!)的洛心似要毕业了!

    系花(这句勉强也对),工程学院拢共加起来五个女同学,洛心似长得还算不赖。

    洛心似,外号:洛老三,名字妖娆,长相清澈。

    只不过学习的里程碑上,全是第三名!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千年王八万年……老三!

    这万年老三还特要强,每天孜孜不倦的学习,像个拼命三娘,最后大家一合计,洛老三这名字雄赳赳气昂昂,以倔强的身姿横空出世,以挺拔的身躯广泛传播!

    迅速走红工程学院,成为她们学院的红人。

    这位红人名声在外,人却并不讨喜。

    原因不外呼于她除了长得像女孩子,行事作风都和淑女差了九万八千里!

    什么娇弱,什么温柔,都跟她不搭边。

    恋爱那些事,更是八竿子打不着,这姑娘把表白华丽丽的弄成了拜把子:

    曾经有一位大好青年向她表白,用的方法是宿舍楼下放烟花的言情剧套路。

    洛心似严肃的观察了烟花,给出的答案是:

    爱情在天空中炸了,寓意不好,坏了她爱情的风水!

    愣是让人家赔了她一个月的早饭。

    而且这位姑娘还让工程学院的男生集体恨得牙痒痒!

    在她的苦口婆心劝说之下,工程学院仅有的女生们都成了她的知己,纷纷跟她仗剑走天涯,一个个像喝了鸡血一样,每天画图看书,奋斗青春!

    这样一个洛心似,毕业季来临,大家纷纷问她毕业去向。

    莞尔一笑,让大家惊掉了下巴:南方小城Z市,某公司画图员的工作。

    这个毕业去向惊呆了小伙伴们,连导师都不知所措。

    洛老三这么拼命,同学们以为她会继续读研,毕竟班里老大老二都读研了!

    或者在魔都找一份艳压群芳,穿着职业套裙说着散装英语的体面工作。

    没想到是海边小城Z市,还是一个画图员?

    真想看看她的脑壳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四年大学,同学们虽然对她颇有微词,但是毕业后两茫茫,作为风云人物,毕业晚会她是必须发言的那一个。

    洛心似一改疯疯癫癫,正正经经的说了一段总结陈词似的结束语:

    “这几年辛苦大家和我同窗了,出了校门,我再也不能胡闹了,我知道没人像你们一样再去包容我了,谢谢大家对我的包容,一直照顾我,毕业以后各奔东西,都好好的!”

    朴素的真情实感,洛心似带着伤感离开了校园。

    她的毕业选择成为了工程学院的未解之谜。

    也许是毕业设计太拼,也许是社会给了她一击货真价实的挫败感,刚刚毕业的她就看到了这个社会的不公平。

    魔都的机场,她的老毛病胃疼:又开始作妖了!

    在伤心和失落的挫败感之下,隐隐作痛升级成翻江倒海,胃里在不停地翻滚,滚的浩浩荡荡,滚的来势汹汹。

    她拖着自己来到地服面前,她需要医生!

    地服对这位面容姣好,身材匀称的姑娘,起了怜香惜玉之心。

    委婉的告诉她,机场的医生是个什么价位之后,洛心似的疼痛在心疼和胃疼之间来回转换!

    一时间都不知道该疼哪里才能对得起这机票钱!

    他奶奶的,居然这么贵!

    但是她实在太疼了,早知道不坐什么狗屁飞机!

    哎,这钱花的,要不是她姐非要她坐飞机,她肯定不花这钱!

    她不禁感叹:自己这是出师未捷身先死!

    还没伸张正义抱打不平呢,身体倒是先抗议了!

    机场的医生是真贵,不过她已经开始满眼冒金星了。

    地服在她可怜八件的小眼神里叫了贵上天的医生。

    不过……叫是叫了,医生的速度可是慢的出奇。

    四十分钟过去了,眼看着要登机,医生仍然还没到。

    地服很细心周到的问她,等医生还是登机?

    洛心似本来有点犹豫,不过那可是机票呀!货真价实的银子!

    一咬牙,在地服的搀扶之下上了飞机。

    她是最后一个上飞机的,之后机舱门就关闭了。

    上了飞机之后,也来不及系安全带,她就躺在了小桌板上,头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小汗珠。

    飞机正在滑行,等待指令起飞。

    漂亮温柔的空姐正在检查安全措施,到了洛心似身边,俯下身标准的空姐说辞:

    “洛小姐,地服说您不舒服,如果您有需要可以随时叫我,麻烦您把安全带系一下。”

    平时的话,洛心似肯定二话不说就把安全带系上,可是现在她一点力气都没有,天旋地转的,连安全带在哪里都不知道……

    因为她的座位在中间,空间上空姐也够不到。

    礼貌的看着走道边的男子,希望他伸出援助之手。

    黑西装白衬衫,冰块脸,大眼睛,像是从电视剧里走出来的一样。

    不用说,就这脸,一看就是商务精英。

    不过,冰块脸似乎不想帮忙,空姐继续招牌似的微笑。

    “我没义务帮她。”

    这声音真好听,简单的六个字,好听到洛心似咽了一口口水,拒绝别人的声音都带着一股典雅和清冷,大夏天的让人听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那您方便起来一下,我来帮她扣。”

    冰块脸斜睨了一眼空姐,叹了口气,嫌弃的给洛心似扣上了安全带。

    等待起飞指令等了半个小时,终于准备起飞,现在的问题就是小桌板。

    洛心似躺在小桌板上起不来,这一排三个座位两个人,空姐只能把希望再次寄托在冰块脸身上。

    好不容易把她抬起来,混乱中洛心似胡乱的躺在他的肩头。

    空姐很满意,一脸磕到CP的表情,冰块脸非常无语。

    起飞的二十分钟里,冰块脸非常认真的想着各种办法把肩上的姑娘扑棱到另外一边。

    洛心似胃疼的晕晕乎乎,就是不肯撒开握着他胳膊的手,以及躺在他肩上的头。

    冰块脸姓许名君,许君一度怀疑洛心似是装的,他今天赶着回Z市处理事情,知道自己是有些颜值的,但没想到被这样搭讪!

    许君认定了这姑娘不怀好意的搭讪,先是掐了掐她的鼻子,然后用湿纸巾擦了擦自己的手,他怕脏!

    接着用手拎了拎她的长发,继续用湿纸巾擦手……这家伙是几天没洗头了!

    都出油了!

    到最后空姐出来看到的一幕是:

    俊男靓女两只手互相握着,有种蓝色生死恋的悲壮感!

    而事实是:

    许君正费力掰开洛心似搭在胳膊上的手,洛心似拼死不放!

    “拿开你的手!我又不是你男朋友。”

    许君说完就后悔了,男朋友?他在想什么。

    空姐不好意思的笑笑,这可能是小情侣之间的新晴趣吧。

    “我不是,我没有,我不认识……”

    只可惜:否认三连也改变不了此时此刻洛心似死死握着他的事实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