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为母则刚(06)
字体设置
    姜晚哭笑不得的开口“吴妈你多想了,我们俩没有吵架,就是想做顿饭来增加夫妻感情。”

    得到姜晚保证的吴妈这才把一颗心放回肚子里面转身去忙别的事情了。

    姜晚哼着歌在厨房忙活半天,倒也不像是吵架生气的样子,吴妈看着姜晚的背影叹了口气,要是先生和夫人的关系能一直这样该有多好啊。

    深昱帆回来的时候饭也刚做好,已经做好今天晚上吃黑暗料理的某人气定神闲的洗完手坐在餐桌上,可当他看见桌子上满满当当的菜时忍不住黑了脸。

    姜晚笑的格外温柔仿佛这只是一顿平常的晚饭。

    “老公快吃这个。”

    “老公你要不要吃这个呀?”

    “老公喝汤吗?”

    “老公……”

    深昱帆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几下,修长的手指指着桌上的盘子开口,每开口一次神情便戏谑一分“牛鞭?”

    “鹿茸?”

    “韭菜?”

    “肝?”

    “汤?”

    姜晚脸上笑意不减,舀了一勺汤想喂给深昱帆却被男人别过脸躲过去了。

    “怎么?不敢喝吗?”姜晚眼里带着笑意,勺子又往前递了一分“爱心晚餐哦,不吃人家会伤心的。”

    深昱帆抬手将勺子放回汤中,眉眼间闪过一丝笑意“对我这么没有自信?还是说想试试别的花样?”

    “我好像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呢,老公。”

    吴妈见状连忙找了个借口溜出去,只剩夫妻俩在餐桌上大眼瞪小眼。

    姜晚见他不吃索性放弃了,起身跨坐在男人腿上,手腕柔若无骨的搭在男人肩上红唇慢慢凑近在唇角落下一个暧昧至极的吻,脸上那副生人勿近的模样早已经消失殆尽,留下的就只有刻在骨子里的娇媚之色,偏偏手指还不安分的在男人胸膛上游走。

    深昱帆眸色渐深扣住姜晚腰的力量也慢慢加大,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愈发的近。

    深昱帆刚凑过来亲她就被姜晚躲开“去房间。”

    “好。”

    男人低哑的声音传入耳畔,心底也被这声音撩拨的泛起层层涟漪。

    一夜好风光。

    *

    早上起来的时候身体仿佛被人卸了重新组装一般,姜晚疼得倒吸口气有些嗔怪的看了一眼生龙活虎的某人,顿感差距太大。

    “醒了?需要我抱着你洗漱吗?”

    男人戏谑的声音响在耳畔,姜晚翻了个白眼“不用。”

    哪能想到上一秒还大放厥词的某人下一秒就因为腿软摔倒在地上,要不是床边铺了厚厚的羊毛毯,估计这会姜晚就要疼哭了。

    深昱帆叹了口气将跌倒在地上的姜晚拦腰抱起“呈什么能?说出来我又不会嫌弃你。”

    “……”

    洗漱的时候姜晚身子的重量都靠在深昱帆身上这才勉强站好。

    “要穿哪件衣服?”

    饶是姜晚这么厚脸皮的人此刻都觉得有些羞赧“衣服我自己穿,你先出去。”

    “什么样我没见过?”

    姜晚:“???”

    有一说一,怎么深昱帆现在看起来像一个杠精?说好的霸道总裁呢?清冷呢?

    许是姜晚嫌弃的目光有些过于明显,深昱帆轻咳一声转过身“需要帮忙就喊我。”

    “哦。”看见深昱帆这样姜晚却换了心思“”你转过来。”

    深昱帆不明所以,刚转过身就看见姜晚张开手臂一脸委屈的开口“你替我穿,我好累呀。”

    “……”

    “老公~”

    睡衣本就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如今姜晚这一折腾大半个香肩露在外面,看的深昱帆心中燥热,喉结上下滚动眼神直直的盯着姜晚的肩膀看。

    深昱帆垂眸敛下多余的情绪,在抬起头是眼中一片清明。

    而姜晚似乎是故意挑战他的耐性与承受力,穿到一半就撒起娇说自己累,惹得深昱帆怒目而视。

    “闹够了吗?”深昱帆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的人,唇角紧紧的抿在一起,眸中染上不耐之色“要是不想穿衣服就躺回去睡觉,我还有事。”

    姜晚扑闪着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他“有什么事情还能比自己的老婆重要吗?难不成男人都是这副德行?提起裤子不认账?”

    “……”

    “害,又不是因为要脐带血我才不和你,有现在受气的时间还不如多找几个十八线的男模特好好伺候我。”姜晚自顾自的扣上衬衫纽扣语气格外欠扁“毕竟年轻一点总是好的,会哄人还体力好。”

    深昱帆双手环胸听她说完这段话,不等姜晚继续开口就撕破了她刚穿好的衬衫俯身吻了上去。

    密密麻麻的吻落在锁骨上,带着一番别有风味,姜晚眼神清明的看着游离在怒火边缘的男人,唇角嘲讽的笑意愈发加深。

    相比昨晚的缠绵悱恻今天的更像是为了泄愤一般,本就折腾了一晚上的身体哪里还经受的住男人的怒火,姜晚只得缴械投降来降低深昱帆的怒火。

    被抱着冲完澡后姜晚仿佛重获新生一般躺在床上,熟练的从床头柜中拿出一盒烟,刚点燃就被夺了去,姜晚不解的看着他眼神中充满了疑惑。

    “备孕期间不能抽烟喝酒。”

    “哦。”

    简短的对话后两个人之间又陷入了熟悉的沉默之中,姜晚因为体力不支的原因昏昏沉沉睡了过去,深昱帆替她掖了掖被子后转身出了房间驱车去医院。

    深昱帆来到医院的时候等等刚喝完药一个人坐在病床上看向窗外,整个人看起来脆弱而又寂寥,深昱帆的心一瞬间有些疼,停下脚步看着病床上的小人儿,垂在身侧的手也慢慢握紧。

    深昱帆二十八八年来第一次生出了愧疚感,扪心自问不是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爸爸,甚至于不是一个好儿子,他的前半生只为自己考虑而现在他想试着去做一个好爸爸。

    哪怕是不能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却还是想让他感觉到来自爸爸的爱。

    父子俩维持着一个姿势过了很久,久到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等等看见深昱帆的一瞬间脸上充满了惊喜之色,却在没看见姜晚身影后神色明显落寞起来。

    这小小的失落感还是把深昱帆的心狠狠地扎了一下。

    “爸爸,妈妈怎么没有来呀?”等等有些失落的垂下小脑袋“妈妈是不是很忙?”

    “妈妈今天赖床不起来所以才没有来医院看等等,爸爸一会回去就帮等等收拾懒猪妈妈好不好?”

    等等闻言这才开心的笑起来“好,谢谢爸爸!!!”

    “宝贝不客气。”深昱帆捏了捏等等的脸,唇角勾起一抹笑容“等等要和爸爸去放风筝吗?小王叔叔买了蜻蜓风筝哦。”

    “要!!!”

    小团子激动的快要跳起来了,小手也被拍红了整个人都陷入与爸爸一起放风筝的快乐当中。

    父子俩拿着风筝在医院的花园里放了大半天,小团子脸上的笑容也愈发明显,刚开始深昱帆还不放心让他自己玩后来见小团子一个人玩的开心也就任他去了。

    玩了半个小时后小团子紧紧的依偎在深昱帆身上,脸上满是满足的笑容。

    小孩子的世界是最简单的,也最是能清晰的感受到一个人喜不喜欢自己。

    “爸爸,这是等等最开心的一段时间了。”等等小大人一般的开口说出来的话却让深昱帆久久不语“这段时间爸爸妈妈都在陪等等,等等也能天天看见爸爸而不是和之前一样好长时间见不到爸爸,等等不会被别的小朋友说是没有爸爸的小孩了。”

    小团子越说越兴奋,生怕自己的语言说服力不太明显甚至加上了动作。

    深昱帆静静的看着小团子说的眉飞色舞,心中也越发觉得幸福起来,小团子长的与他小时候一般无二可眉眼间却像极了姜晚。

    “爸爸,你一定要多陪陪等等。”

    “爸爸会一直一直陪着等等的。”

    等等却摇了摇头双手托腮一脸严肃的看着他“等等不一定会一直一直陪着爸爸哦。”

    “为什么呀?”

    “因为等等生病了呀,说不定有一天等等就要离开爸爸妈妈一个人去很远很远的地方生活,医院里的护士姐姐说人死后会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做小天使,守护着自己的家人。”

    “唔……说不定有一天等等的身体不听话要先离开爸爸妈妈去当小天使,所以爸爸一定要多陪陪等等,不然等等去做天使后爸爸就找不到等等了。”

    “哎呀……爸爸也要多陪陪妈妈,妈妈是女孩子一定会特别害怕失去等等的,那爸爸一定要在等等变成小天使后陪在妈妈身边告诉妈妈,等等没有离开她而是在她身边做一个透明的小天使保护她。”

    “妈妈说等等是小男子汉,所以等等一定要好好的保护妈妈。”

    “爸爸是男孩子,唔……男孩子也要被好好保护……等等也会一直一直保护爸爸的。”

    小团子说着说着忽然间有些哽咽,眼眶中蓄满了眼泪,却抬起手背胡乱擦了两下倔强的不让眼泪落下来。

    “可是……等等不是很想做小天使,等等就想做小朋友让爸爸妈妈一直保护等等……”

    深昱帆眼角泛红将小团子抱在怀中,声音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颤抖“等等不做小天使。”

    小团子瓮声瓮气的回答“好,那等等会加油的哦。”

    深昱帆将小团子抱得愈发紧,就像是要把他揉进自己的怀中一般,生怕下一刻小团子就从他眼前消失了。

    “等等骑大马吗?”

    “可以吗?”小团子眼里亮晶晶的“喔~爸爸最好啦!!”

    任谁也想不到,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深昱帆会在此刻给一个小团子心甘情愿的当成大马骑,就算是有人拍下来发微博估计也没有人会相信。

    父子俩疯玩了一下午,等到吃完饭的时候都已经饿得饥肠辘辘,吴妈送来的饭父子俩大朵快颐的吃完了。

    “吴妈你让小王送你回去吧,回去告诉夫人让她不用等我回来,今天晚上我在医院陪等等。”

    “哎好。”

    吴妈将自己去寺庙求的平安符递给等等,眼里满是疼爱之色“这是吴妈去寺庙专门给小少爷求的平安符,小少爷一定会平平安安的。”

    “谢谢吴妈。”小团子将平安符握在手中毫不吝啬的给了吴妈一个抱抱“吴妈回去之后告诉妈妈,等等会乖乖的哦。”

    “好,吴妈知道了。”

    吴妈和小王走后,父子俩洗漱好并排坐在病床上,小团子撒娇让深昱帆给他讲睡前故事。

    也着实是难为深昱帆一个大男人,学着幼稚的动作给自家儿子讲儿童故事,偏偏小团子选的还都是和他人设及其不相符的。

    小团子撑着下巴听的津津有味,时不时的还出言提醒深昱帆要符合人物形象来讲故事,搞得深昱帆一个头两个大。

    “爸爸,你能在讲一个故事吗?”

    深昱帆无奈的叹了口气,视死如归般的打开电脑搜索睡前故事。

    现在的宗旨就是:一切以儿子的开心快乐为主。

    “大兔子和小兔子一起吃饭.小兔子捧着饭碗,对大兔子说:“想你.“

    “我不就在你身边吗?“大兔子说.“可我还是想你.“小兔子咋吧咋吧嘴,“我每吃一口饭都要想你一遍,所以,我的饭又香又甜,哪怕是我最不喜欢的卷心菜.“,大兔子不说话,只是低着头继续吃饭.大兔子和小兔子一起散步.

    小兔子一蹦一跳,对大兔子说:“想你.“

    “我不就在你身边吗?“大兔子说.“可我还是想你.“小兔子踮起脚尖,“我每走一步路都要想你一遍,所以,再长的路走起来都轻轻松松,哪怕路上满是泥泞.“,大兔子不说话,只是慢悠悠地继续走路.大兔子和小兔子坐在一起看月亮.小兔子托着下巴,对大兔子说:“想你.“,“我不就在你身边吗?“大兔子说.“可我还是想你.“小兔子歪着脑袋,“我每看一眼月亮都要想你一遍,所以,月亮看上去那么美,哪怕乌云遮挡了它的光芒.“,大兔子不说话,只是抬起头继续看月亮.大兔子和小兔子该睡觉了.小兔子盖好被子,对大兔子说:“想你.“,“我不就在你身边吗.“大兔子说.“可我还是想你.“小兔子闭上眼睛,“我每做一个梦都要想你一遍,所以,每个梦都是那么温暖,哪怕梦里出现妖怪我都不会害怕.“,大兔子不说话,躺到床上.小兔子睡着了.大兔子轻轻亲吻小兔子的额头.

    “每天每天,每分每秒,我都在想你,悄悄地想你.“

    小兔子要上床睡觉了,它紧紧抓着大兔子的长耳朵,要大兔子好好地听它说.“猜猜我有多爱你?“小兔子问.

    “噢!我大概猜不出来.“大兔子笑笑地说.:“我爱你这么多.“小兔子把手臂张开,开得不能再开.”大兔子有双更长的手臂,它张开来一比,说:“可是,我爱你这么多.“小兔子动动右耳,想:嗯,这真的很多.“我爱你,像我举的这么高,高得不能再高.“小兔子说,双臂用力往上撑举.“我爱你,像我举的这么高,高得不能再高.“大兔子也说.

    哦,小兔子想,真糟,他又比我高.

    小兔子大叫:“我爱你,一直到过了小路,在远远的河那边.“

    大兔子说:“我爱你,一直到过了小河,越过山的那一边.“小兔子想,那真的好远.

    它揉揉红红的双眼,开始困了,想不出来了.

    大兔子轻轻抱起频频打着呵欠的小兔子.

    小兔子闭上了眼睛,在进入梦乡前,喃喃说:“我爱你从这里一直到月亮.“

    “噢!那么远.“大兔子说,“真的非常远,非常远.“

    大兔子轻轻将小兔子放到叶子铺成的床上,

    低下头来,亲亲它,祝它晚安.

    然后,大兔子躺在小兔子的旁边,

    小声地微笑着说:“我爱你,从这里一直到月亮,再……绕回来.“

    (因为是半夜发的,所以这个故事就保留完整了也是给你们的睡前故事哦。)

    小团子听完后歪头冲他笑的格外甜“爸爸妈妈是大兔子,等等是小兔子。”

    “对,等等真聪明。”

    小团子撅起小屁股在深昱帆脸颊落下一个吻“但是小兔子和等等一样,用自己最大的爱来爱爸爸妈妈,虽然和爸爸妈妈的爱比起来很小很小,但是是等等所有的爱。”

    深昱帆对自家儿子的口才已经见怪不怪了,当下就竖起大拇指毫不吝啬的夸奖“对,等等太棒了。”

    真.敷衍.且上道的一匹!!!

    “爸爸小时候也和等等一样吗?”

    “嗯?”

    “是不是也会问爷爷奶奶喜不喜欢自己?”

    “会的呀,因为爸爸也是从小孩子慢慢长大的,等等以后也会长大,然后会有等等的小宝宝来问等等相同的问题。”

    小团子听完这句话后沉默良久“等等不想长大,因为等等长大后爸爸妈妈就老了。”

    深昱帆显然跟不上小团子的思维,当下弄了个哑口无言,无奈中还带着一股子浓浓的欣慰感。

    真不愧是他深昱帆的儿子,小小年纪就知道这么多道理。

    这话也是得亏没让姜晚知道,不然又得一阵唇枪舌剑。

    “小孩子不要想太多。”

    “啊……可是妈妈说脑子是越用越聪明诶。”

    “……”

    “妈妈的话也不能全部听。”

    “可是妈妈说女孩子的话要认真听还要用心感受。”

    “……”

    “妈妈说在意一个人的话就要在意她的话!!!”

    “???”

    “等等在意妈妈,所以要在意妈妈的话。”

    “爸爸你肯定不在意妈妈。”

    “???”

    小团子语气带着明显的斥责和嫌弃,惹得深昱帆一阵无语。

    也不知道这些年姜晚都给等等教了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先睡觉,所有的事情明天起来再说。”

    “好吧~”小团子有些蜜汁宠溺的看了他一眼“大人真的是奇奇怪怪呢,回答不上来的就说自己要去睡觉。”

    深昱帆:“……”

    救!命!

    一世威严都要毁在自家儿子手中了!!!

    “晚安!”

    被强制性闭麦的等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