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清冷书生和妖魅狐狸(十八)
字体设置
    许施和吕殿青待在盛都这已经是三载有余了,本来早就应该离开的,只不过却被林生以各种理由给绊住了。其实是个明眼人就能看出来,这简直就是变相囚。

    “师兄!难道我们就这么一直隐忍下去吗?”

    吕殿青不甘心就这样永远都留在盛都,她下山的时候就说过要游遍万里山河,到处除魔卫道的,现在怎么可以就这么被束缚在这里?

    许施叹了声气,他倒是没太大的感觉,毕竟这三年来连续不断的明枪暗箭也足够让他看清楚局势了。

    “我原本以为他不过也是个柔弱书生罢了,却没想到能为那个狐妖做到现如今的地步。”

    吕殿青狠狠地拍了拍桌子,“也不知道那个狐妖到底有什么魅惑人心的本事,居然把那么一个根正苗红的书生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不过,吕殿青倒是突然想到了一个人,那个人说不定可以帮助他们逃离盛都。

    “师兄!你最近和那个云安姑娘联系过吗?”

    许施喝茶的动作顿了顿,放下茶杯的时候手有些许的僵硬,“突然问她……是有什么事吗?”

    吕殿青倒是没注意到许施的不对劲儿,继续说着自己的想法:“云安姑娘不是林生的表妹嘛,既然有这一层关系在的话,那么林生想必也能看在这个份儿上让我们离开吧!”

    只不过,她倒是听说过三年前云安亲自上门退林生婚的事情,也不知道这个事情会不会对他们逃离盛都有什么阻碍。

    许施不自然的咳了两声,“我等会去问问!”

    吕殿青眼前一亮,抓住了许施的手开心的不得了:“那师兄,我和你一起去吧!毕竟云安也是个姑娘家的,你一个大老爷们儿独自去对人家的名声也不太好。”

    许施尴尬的笑了笑,然后不经意间松开了吕殿青抓住自己的那只手,“我和云安也算是老朋友了,她……不太喜欢接触外人,所以还是我去吧!我小心一点便好,你别担心!”

    吕殿青看着自己被松开的手,又看了看许施故意躲闪的眼神,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但是吕殿青也没直说,毕竟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赶紧离开盛都,别的都不重要。

    “那就麻烦师兄跑这一趟了!”

    许施点点头说好!

    许施是吃过午饭后去找云安的,彼时的云安正在城外的一处小院子里,这里……是她和许施幽会的地方。

    许施一进屋子,就被云安从背后紧紧抱住了。

    “许郎~我都等你好久了,你怎么才来啊!”

    许施勾了勾唇,然后转身打横抱起了云安,走到了床——边把云安轻轻放了下来。理了理云安凌乱的头发,许施迫不及待地亲了亲云安的嘴角,“有多想我?”

    云安甜甜的笑了笑,然后伸手搂住了许施的脖——子往——下,“你试试看,不就知道了?”

    许施解——开了云安的腰——带,笑骂:“妖精!”

    云安在许施耳边吹——了吹:“那也是你一个人的妖精!”

    然后,就是不可描述的系统不让我写的事情了!

    许施走后不久,吕殿青就被人偷袭了。但是对方并没有想要伤害她,射出的箭上绑了一封信纸,应该是有什么东西想要告诉她。

    信纸:城外别院,许施云安!

    短短八个字,吕殿青不蠢,也看得出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手里的信纸被紧紧的攥在手里捏成了团,吕殿青恨得咬牙切齿:“难怪不让我与之一同前往,原来是早就勾——搭在一起了。”

    狗男——女!

    她就说最近许施为什么外出的如此频繁,而且一去就是好几天,原来背后的真相竟然是这样……

    吕殿青抹去脸上的泪水,为了这么一个男人可不值得!但是,绝对不能就这么憋屈的承受了这些委屈,总得让那对狗男——女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后悔莫及。

    吕殿青快速来到了郊外别院,刚走到院子门口,吕殿青就听到了一些难以描述的声音。像打架,又像水——声,还有脱——衣——服的声音,窸窸窣窣的,就怕别人听不见?

    衣袖下的手紧紧握住,吕殿青从没有想过那么光风霁月的大师兄居然有一天也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她那么信任他,师傅也说了,等他们回去了就给他们两个成亲……

    可是结果呢,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吕殿青最后还是没有推开门冲进去,这是她最后的体面了!她过来,不过也就是想求证一下让自己彻底死心罢了。现在好了,一切都清晰明了的……许施!不会就让你这么好过的!

    吕殿青离开了,头也不回,彻彻底底!

    云安在许施怀里醒过来,彼时许施还没有醒,睡得正死呢!

    云安勾了勾唇,穿上衣服就往外面的竹林走!

    “表哥!”

    是林生!

    林生转过身来,“都看见了?”

    云安点了点头,“都看见了!吕殿青亲眼看到自己最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gun到一起,现在想必心里正在谋划着什么,要给许施一个教训呢!”

    林生似笑非笑,谁能想到那么喜欢许施的云安,最后也会反过来算计他呢?

    “你就不后悔?”

    云安自嘲的笑了笑,眼里是不后悔和疯狂:“这有什么好后悔的?得到他不正是我所想的吗?只不过我喜欢的是那个我第一眼看见的他,而不是现在这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他。他敢利用我,那就一定要付出代价!”

    一想到许施三年前为了和吕殿青双宿双飞,居然让一个乞丐代替他要了她……那个时候云安就发誓,绝对不会让这两个狗男——女好过一天!这下,机会总算来了,也不枉她这么久待在许施身边,都快要恶——心死了!

    林生也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所以许施才会有今日的下场!

    “表哥!迄今为止我最对不起的就是你,当初若是我不和你退婚,说不定那个姑娘就不会……”

    “不用觉得自责!毕竟就算没有你,我也会娶她。我父母最后也一样还是会被那自以为是道貌岸然的捉妖师利用。”

    结果在这儿,改不掉的!所以,便只能从仇人下手,至少不能让仇人过的太过逍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