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不符
字体设置
    但暗探与暗卫不同,若不经皇室允许,私底下培养暗探,那是死罪一条!

    而若是培养暗探的数量超过两位数,那便是诛三族的大罪!

    所以就算各大世家手底下都有自己的暗探,但绝不会有人将其摆在明面上说……

    可对方却不但是说了,还是这般风淡云轻的模样,想来他的身份,并非一般的钦差大臣啊!

    “那你又是谁?与南宫家……又有什么关系?”

    慕卫策紧盯着他,只为不错过他脸上任何一丝表情变化。

    井栩闻言却是微微一笑,“你说呢?要不……我们做一个交换如何?你告诉我你是谁,我就把我知道的,全都说出来。”

    这还是他昨天跟玥姐……姑娘谈话中得到的启示呢!

    “你没资格跟我家主子做交易!”

    常义闻言就在一旁喝道,而慕卫策却是有些不悦的瞪了他一眼。

    事实上,仔细想想,他这一次带常义出来,后者似乎已经逾距了很多次……

    只是他之前身体不好,时常是一种意识不清醒的状态,常义又对他鞍前马后,自然对他在一些方面的插嘴多了几分包容,但这一次,他则彻底意识到,自己真的要好好的管一管他了……

    接收到慕卫策的眼神,常义当即反应过来,不禁后背一凉,随即就跪了下来,“主子,属下逾距了。”

    他也不为自己求情,只因他很清楚,对慕卫策来说,死不认错以及妄图减轻责任,比犯错更不可原谅!

    看到这一幕,井栩看向慕卫策的眼神就又发生了一些变化,但他并没有开口多说什么,只是静静的与他对视着,等着他的答案。

    那样沉着冷静的眼神让慕卫策不禁很是讶异,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可。”

    “慕大人!”

    徐天哲闻言却是有些着急的喊道,就连常义也面露着急与担忧的神色。

    井栩与他对视着,却迟迟没等到他的下文,这才反应过来,对方是想让他先说,那让他不禁冷笑了一声。

    “大人这是打算空手套白狼吗?”

    “你刚刚没听到他喊我什么吗?”慕卫策却是反问道,那让井栩不禁一愣。

    没一会儿,他就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徐天哲……

    从他们见面至今,对方脱口而出的称呼——慕大人!

    慕?

    “你!”

    井栩想要起身,可他却动弹不得,而他那激动的模样则让慕卫策轻笑了一下,这才像他这个年龄该有的反应啊!

    “……也罢,既然你姓慕,那我便信你一回。”井栩轻声笑道。

    而他的话则让徐天哲不禁打起精神来,手下的笔则蠢蠢欲动。

    “我姓井,名栩。

    你们既然查过,应该知道我的资料。”

    井栩的话让徐天哲不禁一愣,“你是井绣娘的养子?”

    他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去整理所有的档案与户籍,自然对那些资料了然于胸,随后,他就有些难以置信的上下打量着他,“可根据户籍所记,井栩今年应该十六岁了啊!”

    但眼前的他……

    “嗯。”

    闻言,井栩便点了点头,眼神变得有些暗淡,神情也变得低落下来,慕卫策见状便抬手制止了徐天哲想要继续往下问的举动,平静的看着他,“你继续说。”

    那不带半点情绪的眼神则让井栩冷静下来,而他也整理了一下思绪,这才开口说道:

    “那院子底下的三十二具尸体,正如你刚刚所说,那八具尸体才是幕后之人真正的目的,而其中一具,是我的外祖父。”

    听到他的话,慕卫策就微微一愣,而他也上下的打量着对方,“尸体中,年龄最大者,死时约四十五岁,死亡时间约莫在三年半前……”

    也就是第十二具尸体,换算下来,死者今年也才四十八到四十九岁。

    而成为暗探或暗卫的人,一般都是过了二十五岁,立了大功者才有可能进行婚配,那眼前的人……

    年龄上根本不符。

    “嗯,我外祖父并非是我母亲的亲生父亲,他们都是南宫家的暗探。

    具体的过程我并不知情,只知道他们两人都受了伤,就从暗卫变成了暗探,来到此处落户。

    我原是孤儿,被母亲收养。

    母亲本是想将我引荐入南宫家暗部中,谁曾想在她外出联系后便一去不回……

    接着,外祖父也失踪了。

    我想去报官,可还没到衙门就被人抓了……”

    说起往事,井栩的眼中也露出了几分伤感,但接着,他便满是恨意的攥紧了拳头,“我们一家三口被关在了一起……

    你说得对,那人把我们抓起来的真正目的,是严刑逼供!

    我外祖父,活生生的在我和母亲面前,被那人严刑拷打,酷刑加身……

    那人在我们面前活活的折磨他,最后甚至还用那样的方式杀了他!”

    想到那个画面,井栩的全身都忍不住颤抖着,而他身上的气息也隐隐发生了一些变化。

    “你外祖父真正的死因,是毒发而亡。”慕卫策轻声开口说道,而他也从怀里掏出了相应的尸单。

    两份尸单,一份是方爹父子所填,一份是岳姑娘所填。

    但很明显,后者的尸单比前者要详细得多,满满的三张纸……

    “毒发而亡?”

    井栩却是冷笑了一声,“那你可知,我外祖父中了什么毒?”

    一旁的徐天哲却是额头冒汗,他这听的……要是上报上去,怕是想不被扒一层皮都难啊!

    “不知。”

    慕卫策的话倒是让徐天哲和常义都有些诧异,毕竟他们都知道岳姑娘之前对他所说的那番猜测……

    毒发身亡,不是因为他们在成为暗卫时都服用了毒药,需要定期服用解药吗?

    “南宫家暗卫与暗探,从不用毒药来控制。”

    看着他们两人那有些茫然的神情,慕卫策便有些无奈的解释了一下。

    至于南宫家是如何保证那些人不会背叛自己,便是他也无从得知啊!

    闻言,徐天哲就微微一愣,而他也想到了那个名盛一时的南宫家,心中不禁万分唏嘘……

    随后,他就看向井栩问道:

    “你跟你母亲,都见过幕后之人,那你逃了出来,又为什么不来县衙报官?”
为您推荐